都市异能小說 活埋大清朝討論-第797章 我們不是荷蘭人,我們是打醬油的(求訂閱,求月票)展示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当呛了几口又咸又苦的海水的约翰.特罗普的脑袋从海水里面钻出来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则是能让他痛苦一辈子的场面。他心爱的荷兰飞鱼号快艇正燃着大火、冒着浓烟,船帆烧成了个火炬,船艏已经不知所终,炮舱还开了个大窟窿,不断往外冒烟冒火,在爆炸中幸存下来的水手们则跟下饺子一样噗通噗通的就往水里跳……
就在他为了自己的宝贝快艇的惨状伤心难过的时候, 又是几声轰鸣扫过起伏的海面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忙扭过头循着声音望去,就看见三四百码外,又一艘快艇被敌人的火箭弹打爆!
另外,他还发现那条用木排和渔船串在一起组成的木排封锁线已经变成了木排火线,而且连接木排和渔船的绳索已经被烧断了不少。许多燃烧的木排、渔船正在海面上到处浮动。
烧断了的封锁线当然挡不住源源不断涌来的江海型桨帆船和突骑艇, 更挡不住数量多至上百的马来亚快船的冲击!借着天上的月光和海面上的火光,约翰.特罗普看见了相当让人绝望的场面——让他绝望不是明军的江海型,更不是他们的突骑艇,而是那速度飞快的马来亚快船,他们很难被打中,而且每条快船上都有两个反舰步兵!
虽然这些反舰步兵打出的火箭弹個头比较小,不足以给风帆战舰造成致命的打击,但还是足够给战舰身上开几个窟窿……战舰的木板根本挡不住糖药火箭弹啊!虽然不至于沉没,但是身上给人扎一堆窟窿,那多疼啊!虽然战舰不会叫唤,但是船舱里面的炮手和桨手受不了啊!这些人一旦死伤惨重,战舰就会失去大半的战斗力,其中的桨帆战舰甚至还会失去一多半的机动性, 变成只能挨打的靶子。
很显然, 风平浪静,不大适合风帆战舰高速机动的马六甲海峡控制权因为这种可以登上马来亚快船的反舰步兵的出现,已经落入大明帝国手中了……而且这样的战术,西方人根本就没办法在马六甲这边复制,因为马六甲这里根本就没几个西方人, 而拥有中国血统的海盗海商还有其他移民却多达数十万。
这里毕竟是天朝帝国的后院啊!
想到这里,约翰.特罗普只好叹了口气, 然后向附近的柔佛州岸边游去。
……
在柔佛州海峡的深处,英国人的不列颠尼亚号战列舰上,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总督坎普斯正站在舰艉甲板上,竭力张望向海峡西口正在发生交战的方向。他的三条三级战列舰和十二艘桨帆船就堵在那里——虽说他指挥的是所谓八国联合舰队,但是其中的三国舰船压根没来,甚至都不存在……而来的五国舰船中的英、法、瑞、葡四国的舰船都是看在上帝的份上来帮忙的!怎么能让它们打头阵?上帝都不会答应啊!
所以被挡在前面的都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财产,而英、法、瑞、葡四国的舰船都缩在柔佛海峡里面。不用说了,这会儿大家都在看着柔佛海峡西口的情况。
如果荷兰人的战船挡得住,那大家伙儿就会正义感爆发,一拥而上去为荷兰人主持公道。如果荷兰人的战船挡不住……大明皇帝的“天朝制裁令”说的很清楚,就制裁荷兰一家!英、法、瑞、葡还是可以照样赚钱的。
一边是赚钱,一边是被打死!只要脑子正常都知道该怎么选……而且作为一个基督徒,不去赚钱而选择被打死,是不是等于自杀?这是要下地狱的!
所以坎普斯这会儿目不转睛地看着三四海里开外的战场,一颗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里面还默默地向上帝他老人家祷告。
千万不能输……阿门!
轰隆隆!
坎普斯还没来得及在胸前划十字,前方的战场上就再一次升腾起了一连串巨大的火球,而且还伴随着一声声雷鸣般的轰响!
借着月光和海面上燃烧着的各种船只和木排的光亮, 坎普斯发现刚刚发生大爆炸的是巴达维亚号三级战列舰——这不是最初的巴达维亚号, 而是不久之前才被荷兰海军淘汰下来的一艘八成新的三级战列舰,拥有七十门大炮,其中的二十门可以发射12磅的混合装药(糖、硝、碳、硫磺)的开花弹,威力十足啊!
可是这艘三级战列舰的七十门大炮用来轰击小小的马来快船和突骑艇实在有点大炮打蚊子的意思了……如果在风力足够的大洋当中,这条三级战列舰只要挂起满帆,跑出十节的航速毫无问题。所谓的马来亚快船虽然也能达到这个速度,但是“大力水手”的耐力怎么能和海风相比?况且还有桨帆并用,在风力足够的情况下航速甚至可以达到十五节的桨帆并用的快艇打掩护,根本不必害怕马来亚快船这种主要靠船桨驱动的船,这种船只有一面很小的纵帆,不能充分利用风力。
但是在风力很小的马六甲海峡,三级战列舰好像就有点笨拙和脆弱了……而且靠四艘桨帆快艇也不足以保护一艘三级战列舰免遭大量马来亚快船和突骑艇的攻击。
这时柔佛海峡西侧入海口的战斗已经进入高潮了,八国联合舰队布置的两道木排渔船封锁线中的一道已经被完全烧毁,另一道也早就被燃烧弹点燃,还断成了几节,在海面上一边燃烧一边漂浮着。
十二艘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桨帆快艇中已经有三条看上去完全失去了战斗力,变成了三条熊熊燃烧的火船,似乎已经完全放弃,就等着烧成灰烬了。而余下的九艘快艇也陷入了苦战,它们遭到了上百条马来亚快船和突骑艇的围攻。虽然很努力的在开火抵抗,但已经露了败相!
九艘快艇之中的六艘已经被打着了火,余下的三艘也都中了弹被打出了一个个的窟窿!
灵猫香 小说
虽然这九艘荷兰快艇装备的子母炮和6磅炮也打中了不少马来亚快船和突骑艇,但是相对于绝对的数量优势,这点损失不值一提……而且被霰弹或是子母炮的弹丸打中的马来亚快船和突骑艇也不见得就完了。实际上那些马来亚快船或突骑艇在挨了炮打,损失了一些人员之后,还都能咬着牙坚持战斗——哪怕是马六甲的华人海贼,也知道今晚的战斗将决定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后代能否成为马六甲“收费站”的主人!
这可是世世代代的躺赢人生啊!
现在不拼,更待何时?
除了这上百条马来亚快船和突骑艇外,还有十条体型比东印度公司的快艇更大的大明海军的桨帆舰也参加了今晚的战斗。
这些大明海军的精锐战舰就更加生猛了,居然趁着马来亚快船和突骑艇同荷兰人的桨帆快艇缠斗在一起的机会,发起了全速冲锋,直接冲过了八国舰队的第二道封锁线,扑向了三条荷兰人的三级战列舰!
三条窝在海峡里面的三级战列舰这时候根本没有机动能力——在无风的情况下,大型风帆战列舰只能靠桨帆船拖拽。面对猛扑过来的十条明军的桨帆船,它们只能用舷侧的火炮进行阻拦射击。这三条三级战列舰是一艘接着一艘横在海峡当中的,不仅封锁了航道,而且还有一百零五门大炮可以同时朝着冲向它们的十条明军的桨帆舰开火射击。
一百多门大炮的齐射,这场面当然是相当壮观的!
而大明海军那边,江海型桨帆船的主要火力就是一架安装在舰艏炮台上的十联装火箭炮,十条江海级一次齐射就能打出一百枚火箭弹,这场面看着比三条战列舰的百炮齐射看着更加吓人!
而且这上百枚火箭弹打得还是齐射,全都瞄准了位于三条三级战列舰中间的巴达维亚号!不过它们并没有马上开火,而是用上了排队枪毙中的抵近射击战术,在夜色的掩护下,顶着不断打来的炮弹向前逼近,虽然有三四条桨帆船被击中,但都没有命中要害——现在这十条船都是舰艏对敌,所以桨手甲板不容易被击中,就只剩下位于舰艏的火箭炮台算是要害。而为了保住这个要害,水兵们还在炮台前方垒起了沙袋。哪怕直接被开花弹击中,也能保住炮台不失。
重生:公爵家的女仆
由于这三条三级战列舰打出的炮弹不能对这十条桨帆船构成致命的伤害,所以在后方一条桨帆船上督战的郑聪也胆肥起来了,压着开火的命令迟迟不发,直到这十条桨帆船都快要撞上敌舰了,这才命人打出了开火的信号弹。
上百枚火箭弹腾空而起,发出一阵阵怪叫,呼啸着飞向百余步开外的巴达维亚号。
没有风力可用的巴达维亚号根本无法机动,就是个漂浮的靶子,又遭到了上百枚火箭弹的密集火力的覆盖,一下子就挨了十三四枚火箭弹。这些被糖药燃烧推动的火箭弹的穿透性不弱,有些直接贯穿船板的薄弱处,钻进了战舰体内。有些则扎在了厚厚的橡木挡板上。又过了一小会儿,其中的八枚火箭弹就开始一个个爆炸了!
这下巴达维亚号可就倒了大霉了,船身上接连不断的冒出一个又一个的火球!
虽然有八枚火箭弹爆炸,但是真正对巴达维亚号构成致命伤害的,是命中了巴达维亚号二层炮舱的一枚火箭弹。
这枚火箭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居然一下贯穿了炮舱厚厚的挡板,钻进了炮舱的肚子里面,开了个中心开花。
这是个安放12磅长炮的炮舱,虽然这些长炮发射的都不是用来打开花弹的,但炮舱里面还是存了不少充当发射药的黑火药!
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钻进炮舱肚皮里面火箭弹顿时炸裂开来了!爆炸产生的弹片和各种杂七杂八的碎片,被同样产业于糖药爆燃的巨大气浪携带着,在空间有限的舱室当中狂爆地飞舞,如狂风骤雨一般从炮手们的身体上扫过,几乎将整个炮舱变成了人间地狱!所有人都被打翻在地,有些人直接毙命,有些人则被打得血肉模糊,但还没有死去,只是在自己的鲜血中翻滚!
还有些虽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但已经被眼前发生的惨剧给吓疯了,发出了大声的惊呼,疯了一样的向外跑去。
这层炮舱当中所有的人,不是已经死了,就是将要死去,或是被吓得丧失了理智,没有谁再去管那些从炸开的火箭弹里面飞溅出来的还没有燃尽的糖药到处点火了……大火很快就在到处都散落了黑火药的炮舱内到处蔓延,很快就在黑火药的助燃下越烧越旺,转眼就烧到了存放火药的库房外面。库房的大门虽然已经关闭,但依旧无法阻止炙热的火舌将火药库的木门和木质的墙体点燃!
大火就这样蔓延到了火药库内,然后就点着了堆放在里面的一吨多一点的黑火药……
“巴,巴达维亚号完了!”
看见巴达维亚号在一场大爆炸后就化作了一团剧烈燃烧的漂浮的火球,坎普斯总督的心都快碎了。
虽然荷兰东印度公司有不下二百条大小船只,但其中的三级战列舰只有六条,现在已经失去了一条,如果再失去另外两条,那么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南洋和印度洋上的地位可就得狠打一个折扣了。
想到这里,他就大声下令道:“快,快命令所有的桨帆快艇都去柔佛海峡的西侧出口,我们必须打退…….”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就愣在那里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脚下的不列颠尼亚号风帆战列舰正在移动……正在向柔佛海峡的深处移动!
坎普斯连忙扭头去看船桅,桅杆上没有帆,现在好像也没什么风……可是这船又是怎么动起来的?
这个问题当然难不倒坎普斯了。
不列颠尼亚号一定是被英国人的桨帆船拖着往海峡深处在逃!
“男爵!”坎普斯大声叫喊道,“不列颠尼亚号在移动……这是谁干的?”
“总督,”回答问题的是不列颠东印度公司的总督查尔德爵士,“是男爵(丘吉尔)下的命令……总督,我们毕竟是英格兰人,而英格兰并不在明帝国的天朝制裁令的范围之内,我们是可以自由进出马六甲海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