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 ptt-第41章 拇指姑娘的一千個億(37)展示

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
小說推薦快穿:財神下凡,軟萌宿主又被迫花錢了快穿:财神下凡,软萌宿主又被迫花钱了
晏瑾然莫名想到了一句网络流行用语。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他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表示,就听见小姑娘继续道:“我还是小拇指人的时候,就想亲哥哥的脸了。”
所以,她现在是在完成自己的愿望。
“只是当时有色心没色胆罢了。”
听小姑娘说完,晏瑾然有些小无奈。
小姑娘真是——坦诚的不像话。
他伸手将小姑娘抱进怀里,又在小姑娘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才开口道:“以后,我都随便你亲。”
听晏瑾然这样说,阮星眸子一亮,从晏瑾然怀中探出头来,问:“那我再随意一点儿?”
对上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睛,晏瑾然仿佛回到了他们初见的时候。
那天,她也是这样问他的。
他真的很庆幸,那天他出门将她带回了家。
“都随你。”
晏瑾然的话音刚落,就被人堵住了嘴。
被压在床上的晏瑾然,震惊的眨了眨眼睛,实在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走向。
也因为震惊,他原本抱着自家小姑娘的手,不由得松了力道。
阮星抓住机会,一边亲晏瑾然,一边和他十指相扣。
那感觉,阮星分神想着,觉得不比亲晏瑾然的感觉差。
有了名正言顺的身份,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亵渎美人了。
晏瑾然看着自己面前这张沉溺的脸,只觉得心生欢喜。
思绪在打断小姑娘的动作和同小姑娘一起沉溺之间转了一会儿,最终晏瑾然选择闭上眼睛,和小姑娘一起沉沦。
卧室的温度,慢慢升高。
在晏瑾然反客为主的时候,阮星关掉了卧室的灯。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上午十点。
见小姑娘还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晏瑾然把早饭端进房间,喂小姑娘吃下去一些,才让小姑娘继续睡。
和困得要死的阮星不同,晏瑾然整天都神采奕奕的。
小姑娘在睡,他也不去打扰,只是既然已经注定两人不能想普通情侣那样慢慢来,那他就开始计划下一步了。
晏瑾然这天设计了两人的对戒。
和传统的圆形不同,阮星和晏瑾然的对戒,是星形的。
戒指内侧分别刻着——fall to she和fall to him(沦陷于她/她)
·
顾兰芝没有想到,她只是出差大半年,回来就要参加自家女儿的订婚仪式了。
明明她走之前,两个孩子的窗户纸都还没有捅破呢。
现在,就很突然。
她给女儿的嫁妆,都还没有攒够呢。
嫁妆,是怎么都不能少的。
这样想着,顾兰芝找到了阮星。
“星星啊,和瑾然那孩子订婚的事情,要不再等等?”
武逆九天 狼門衆
正在挑选请柬样式的阮星,停下手上的动作,不解的看向顾兰芝,“为什么?”
顾兰芝超小声,“妈给你的嫁妆还没攒够呢。”
闻言,阮星松了一口气。
她打开随身背的包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卡来递给顾兰芝。
“这是?”顾兰芝疑惑。
阮星:“嫁妆。”
“有多少?”
顾兰芝有些好奇,自家女儿给自己攒了多少嫁妆。
阮星翻着请柬样式,“五百二十亿。”
顾兰芝:“!!!!你哪来那么多钱?”
“彩票加上一些投资。”
顾兰芝:麻了。
一会儿,她凑到自家女儿面前,“你还专门弄了这么个数字啊?小晏看见会感动的。”
阮星回想了一下卡里的数字,发现这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她就是刚刚好花的卡里面只剩下这么多钱罢了。
见女儿都自己攒了这么多嫁妆了,顾兰芝倒是没有再说等等在订婚的话。
实在是,就算她攒够了嫁妆,和自己女儿这五百二十亿比起来,也是九牛一毛。
因此,她还是成全两个孩子吧。
于是,晏瑾然和阮星,很快便在亲友的祝福下,订婚、结婚了。
·
婚后。
老公们的聚会。
包间内,赵怀苦着脸,看向晏瑾然的目光带着控诉。
晏瑾然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赵怀叹了一口气,“昨天,我媳妇和你媳妇出去,一个下午,又花了5000万。”
认识阮星之前,赵怀就没有见过这么会花钱的人。
当时,他就觉得晏瑾然的未来,一定很惨。
结果,晏瑾然惨不惨他没看出来,他倒是挺惨的。
自从他媳妇和晏瑾然的媳妇成了朋友,出生就在罗马的赵怀,第一次感受到了钱不够花的感觉。
他太难了。
晏瑾然还没有说话,江棠就先开口了,他有些不满道:“怎么说话呢?你媳妇花你钱,是爱你的表现。”
赵怀:“……”
这爱,有些沉重。
江棠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我们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给老婆花吗!她花你钱,你应该高兴才对。若是她不花你钱,到时候你就哭吧。”
赵怀:“我为何要哭?”
久见社长的发情请保密
江棠看赵怀的眼神,像是在看榆木脑袋,“她不花你钱了,就是不爱你了啊,到时候你不得哭?”
赵怀:“……”
他媳妇不爱他了,他是会哭的。
晏瑾然陷入沉思。
当晚,运动结束,晏瑾然一边亲着阮星的脸颊,一边问阮星,“老婆,要不你明天花花我之前给你的卡里面的钱吧?”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晏瑾然:“江棠说,老婆花老公的钱是爱你的表现,我想你更爱我一点。”
阮星:“……”
她觉得她家老公在和她撒娇。
“花花花,我明天就开始花。”不过花之前,她还得找找那些卡被她放到哪里去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晏瑾然满意的亲了亲阮星的侧脸,“明天先花我三十个亿吧。”
阮星身子一僵,熟悉的被迫花钱的感觉,又回来了。
“怎么了?不可以吗?”
阮星:“……可以呢,我一定花完。”
“老婆,你累吗?”
阮星:身体还好,但是想到明天的任务,心已经再累了。
没等到阮星回答的晏瑾然,一边脱阮星的衣服,一边自顾自的说道:“我们再来一次吧。”
阮星:“……”
自家的老公,只能宠着了。
又几乎是一夜无眠。
如今热情似火的晏瑾然,让阮星有些怀念初见时的他了。
冷淡矜贵,还善良。
关键是,那个时候的她,只可远观。
·
947出现的时间,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