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古穿今: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 線上看-第七十九章:你看她比我漂亮讀書

古穿今: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
小說推薦古穿今:我靠玄學嫁給孤寡顧少轟動娛樂圈古穿今:我靠玄学嫁给孤寡顾少轰动娱乐圈
这是不仅逃不掉,稍微挣扎,就要受到另一种惩罚!
林予安面若寒霜,一把抓住鞭子!
手指轻捻,下一刻鞭子在她手里碎裂成粉,散落在地上。
弹幕里满屏的姐姐好帅姐姐娶我。
周宇站直在十字架上,半点不敢动,求助似的看着林予安。
带着无敌分身闯聊斋
林予安上前两步,突然,凭空响起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哈哈哈,你看他们,痛的都叫不出来了哈哈哈,太可笑了……”
“啧,真是无趣,拔了舌头就没声了…”
“我新得了一件东西,你们看,这东西又直又长,从他们的耳朵里捅进去,再拉出来——”
“啊——”
“救命——”
“求求你们,放、放过我——”
“放?怎么可以?我来帮你们好好治病——”
……
两种声音在密闭的治疗室里来回反复,让人浑身发颤——
墙壁上、地板上慢慢的渗出鲜红的血液,歪歪扭扭的晕染成一个又一个的——HELP!!
他们在求救!
他们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一次又一次的求救!
渴望着、期盼着有人能拉着他们走出这个深渊!
萬武天尊 萬劍靈
狼不会入眠
可直到最后,他们也没等到!
不管是周宇还是看直播的网友,心情都很复杂。
看着眼前的场景,不难想象这间名为治疗室实为刑罚室的房间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林予安闭目,嘴唇张合间发出一段又一段艰涩难懂的语调——
他们都听不懂,但是隐隐感觉得到,她在超度那些惨死徘徊的亡灵。
不知不觉间,房间里的声音,地板上墙壁上的血液消失的一干二净。
一直绑缚着周宇的十字架自动将他放了下来。
只有周宇身上还冒着血珠的伤,提醒着大家刚刚的那一切都不是错觉。
消失的弹幕再次刷了起来。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这档节目爆火,却没人敢接的原因吧…】
【呜呜呜,太可怕了,看到这间屋子我就怕】
【同,我都不敢细想,怕自己晚上睡不着】
【安安真是又美又强又善良,你们真的不打算粉一粉吗?】
【楼上别说了,粉了送驱邪符吗】
【嗯?哪来的邪?要相信科学】
“刘思不见了。”经历了刚刚那一遭,周宇的脸色不太好看。
林予安环视一下四周,治疗室里只有两人,没有别人。
“刚刚我看见她被两个男人拉了进来,本来想把她抢过来,谁知道……”谁知道不仅把自己搭进去,人该不见还是不见。
林予安闭上眼睛,感受一番,很快就确认了位置:“你先回大厅,我去找她。”
说罢她抬脚就走。
周宇凝着眉,下意识的就想阻止。
但想到林予安出手的一幕幕,识趣的闭上了嘴,往大厅走了下去。
林予安顺着感受到的气息,径直走到二楼最后的一间房门口。
刚站定,门缓缓打开,似在无声欢迎林予安的到来。
里面一片黑暗,没有一点光。
守在直播间的网友屏息静气,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影响到林予安的发挥。
林予安照常燃了一张黄符照亮了房间,面无表情的踏了进去。
一走进房间,刘思的尖叫声立马响起:“啊——放开我!”
林予安凝眸看了过去,下一瞬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空白。
只见刘思被一个身形矮小四十来岁穿着白大褂的“人”压在身下,紧身裙皱巴巴的聚在大腿根部,一双美腿被另外两个人形黑影拉成了一字——
那穿着白大褂的“人”嘿嘿淫笑:“小美人,我这就来疼疼你——”
刘思哇哇大哭,挣扎着哭求:“不要不要,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我、我回去给你烧很多美人好不好——”
那东西抬手就给了刘思一巴掌:“你特么不识好歹!不许哭!给我笑!不然要你好看!”
感受到脸颊上的疼痛,刘思咬着唇,精致的妆容毁的一塌糊涂,眼角余光看到在虚空画符的林予安,眼前一亮,急忙道:
“你看她!她比我漂亮!你快看呐!”
林予安一顿,本已经成型的符就这么散了。
弹幕都无语了,纷纷骂娘。
【这人有病吧?我要是林予安我转身就走】
【人家来救她,她倒好,直接把人拉下水】
【这东西好恶心,林予安快打死他!!】
那东西循着刘思的声音回头看向林予安,“嘿嘿嘿,不错不错,果然漂亮,等我挨个…啊——”
剩下的话直接被林予安踢散了。
那东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抬起头看着林予安,三角眼里满是气愤阴毒:
“把她抓起来!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林予安不敢大意,毕竟这屋子里还有刘思。
这东西跟治疗室的怨气阴灵不同,有思绪有脑子,魂体凝实,隐隐有成为鬼王的趋势。
鬼分三种。
一种是治疗室的那种怨气阴灵,人极致痛苦死亡后,怨气所化。
一种是生前有怨念,徘徊着不肯或者不能离去,有生前的记忆,身体僵硬,表情呆滞。
列如圆圆的朋友,梅梅。
凶宅里的母亲。
另一种就是眼前的这种,魂体凝实,实力强悍,思维清晰,与活着的时候没什么区别,甚至还有生前的喜好。
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就能修炼成鬼王,危害一方。
看来,这废弃的医院里头,就是这东西在作怪!
思忖间,那两团黑影飘向林予安,伸手欲擒住她。
林予安挤出食指上的血珠,手指屈起轻弹,一人送了一滴。
她想速战速决。
天都快黑了。
她有些饿了。
两道黑影甚至连惨叫的声音都没发出,直接消失在了眼前。
刘思拉下裙子,挡住外泄的春光,跌跌撞撞的埋头就往外面冲。
林予安没拦她,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
那男人见自己的手下一打照面就被林予安灭了,也没心思管刘思张思了,三角眼阴恻恻的看着林予安。
林予安抬手,在虚空一划。
白光成剑影,狠狠地劈向了他!
男人瞳孔一缩,感受到光里蕴含的能量,五官扭曲了一瞬。
直觉告诉他,这光一旦碰上,这么多年吞噬同类的道行肯定保不住!
甚至还会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