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 愛下-第60章 發工資了看書

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
小說推薦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七零小娇媳:我带空间养糙汉
然后又从脖子上把照相机拿下来。
“嫂子,咱们拍张照吧,配着文字一起登在报纸上。”
姜沁看了看他手里的照相机,是很笨重的老式傻瓜相机,拍出来的估计是黑白照片。
魔王活不过90天
以龙为鹿
她往后面站了站,捋了捋刘海,嘴角向两边扬起,保持一个完美的微笑。
这张照片可是要登在内部报纸上,全农场的人都能看到,必须得照得好看点。
咔嚓一声,照片拍好。
后面王为远又让姜沁拿着铁锨,拍了几张劳动时的照片。
等采访结束,大家一起围拢过来,问姜沁刚才接受采访啥感觉。
姜沁简单说了两句。
大家都羡慕得不行,能上农场内部报纸,可是很露脸的一件事。
过了几天,周东阳再来家里送报纸时,喜气洋洋地把一份内部报纸放在付绍铎面前。
“厉害呀,你们两口子全都上报纸了。”
关于付绍铎和姜沁的报道分别登在两个版面。
一篇报道付绍铎英勇救人的事迹,一篇报道农场女职工姜沁的勤劳奉献精神。
付绍铎把报纸翻到姜沁所在的版面,上面附有姜沁的单人照片。
一张站在田垄里笑眯眯的照片,还有一张劳动照。
他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照片上。
一旁周东阳促狭道:“你自己的媳妇,天天看还看不够,报纸上的照片也看得这么认真。”
付绍铎随手折上报纸,“我只是觉得她这一个月变化太大,变得我都有些不认识了。”
“这还不好?要还像以前那样吓死个人,我估计啊,你俩也早离婚了。”
付绍铎视线飘远,没有说话。
周东阳看看他腿上的石膏,叹口气道:“你啥时候能好呀?队里的事儿一大把,我这天天累得啊,你看我头发,是不是白了好几根?”
付绍铎没理他。
他看向打着石膏的左腿。
虽然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能好,但他总觉得受伤的腿恢复的很不错。
“我会尽快好起来的。姜沁照顾的很用心,这段时间天天给我补身体,腿伤好的快,都是她的功劳。”
周东阳哼了声,“行啊,你这小日子过得美滋滋,有媳妇了不起是吧?”
付绍铎轻笑下,换了个话题,“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和纪静把婚事办了?”
周东阳摸摸鼻子,“我俩商量过这事,等春节前吧。正好领完证能回趟家,趁着春节把婚礼办了。”
“等你们回来,咱队里再给你们办一次。”
“那必须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周东阳还要忙队里的事,先走了。
付绍铎又拿起手边的报纸,看了好半晌。
晚上下工回来,姜沁看到自己果然上报,高兴得不行。
她拿起报纸看了好几遍,又翻到前面看付绍铎的那部分。
“这张报纸必须珍藏起来,留作纪念。”
姜沁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上报纸,这可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
付绍铎望着她兴奋的笑脸,唇角不自觉漾起一抹浅笑。
他们两口子双双上报的消息在整个东安七队传开来,对报纸上的报道,大家是十分认同的。
但其中仍夹杂着不和谐的声音。
东头的孙家,屋里孙小妮正愤愤不平。
“凭啥她姜沁能上报纸,还不是借了付队长的光。一定是王为远被付队长救了,为了报恩才把姜沁登报上的!”
孙家大嫂正在另一边纳鞋,听了她的话翻个白眼。
“人家姜沁就是干得好,她一上午能铲一分半的地,其他人谁能?有些人就是嫉妒,可有啥用,还不是躺床上只能吃干饭。”
“你说谁?”
孙小妮气得脸都白了。
“说谁,谁知道。”
孙大嫂咬断一根线,冷着脸说。
“你,你别欺人太甚!”
孙小妮拿手指着她,对自家大嫂毫无尊重可言。
“告诉你,我妈就快来了,等她来了没你好果子吃!”
“婆婆要来?”
这次换孙大嫂脸色发白。
孙小妮扬着脖子,得意道:“怎么,怕了?我妈她这两天就到,你等着吧!”
良田秀舍 小說
孙大嫂把手里的针线鞋底一股脑放进笸筐里,一言不发站起身走出去。
见大嫂被吓走,孙小妮更得意了。
谁让大嫂总和她作对,大哥也不站在自己这边。
于是她给家里写了信,让队里和她关系还可以的赵小花帮着寄出去。
有她妈撑腰,看哥嫂还敢不敢欺负她!
进入八月份,快入秋了,东北天气转凉,早晚小风嗖嗖的,必须得搭上一件薄外套。
农场发工资的日子也到了。
这天队里会计喊大家领工资,一听说发工资,所有人放下农具就往队部跑。
姜沁跟在大家后面跑,激动得脸蛋通红。
终于能领工资了。
第一个月的工资,是自己的劳动成果,想想都开心。
到了队部,大家排成一队,一个一个按手印领工资。
轮到姜沁的时候,会计陈大姐从装钱的牛皮袋里数出一沓钱,还有一沓票递给她。
“一共十七块五毛,另外这个月配额的各种票也收好。数好没问题,在名字后面按手印。”
姜沁接过钱数了一遍,十七块五毛钱一分不差。
她又翻了翻那些票,粗粗看下来有肥皂票、火柴票,还有煤油票。
“只发这些票吗?没有布票和肉票?”
姜沁纳闷。
陈会计乐了,“哪有每个月发布票、肉票的,一个季度发一张三尺布票,两个月发一斤肉票。下个月就有肉票了,再等等。”
姜沁怔住了。
她想起自己一口气花掉的十尺布票,顿时觉得实在太败家。
十尺布足足要攒一年多呢,而且大概率是付绍铎攒下来,被原主拿去用的。
姜沁心情复杂地找到自己的名字,沾了红印泥,把手印按在名字后面。
正要走,陈会计把她叫住了。
“不能光领你自己的,还有付队长的工资,一块领回去。”
姜沁立马回过身,又一沓钱递在了她面前。
看着比自己的厚了一倍,数了数,三十五块钱。
其他票都和她的一样,看样子每个人每月的供应是同样的。